News

企業動態

SND商標
CZCDF商標
常輔商標

企業新聞 

年年守歲年年飯
2019/8/29 13:21:38
       我和老公來常州已經十幾年了,在這兒購房定居,寶寶在這兒上學讀書,算是半個常州人,但是每年過年總是要趕回老家的。只有回老家過年,我們才能感覺到家人團聚的快樂溫馨。爺爺奶奶、公公婆婆、叔叔嬸嬸、同輩的小輩的,熱熱鬧鬧的十幾口人,從年三十到初三初四,每天都聚在一起吃吃喝喝、說說笑笑的度過這難得的團圓時光。
       每年我們總是最后到家的三口,在家人翹首以盼的熱切中卸下肩頭的背包、放下手中的行李箱,才算“落地歸根”。剛到家,趕緊咬兩口結實的饅頭,就著酸爽的辣白菜呲溜溜地吸著熱熱的面湯,我們才覺得真的回到父母身邊,那顆漂泊在外努力打拼的心被熨帖的熱熱乎乎。簡簡單單的飯菜,還是和記憶中的一樣,卻讓人一輩子念念不忘,父母在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家,我們卸下心中的重負,像兒時一樣不用想太多太遠。父母拙于表達,卻將殷殷愛意寄托在一粥一飯中,希望孩子永遠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。
       鉆進婆婆做的新棉花被子,一夜好眠到天亮,早晨的微風透著冷冽的清新,而公公婆婆早已經起床忙活,準備著中午的大餐。院子里光禿禿的樹枝上還掛著幾只紅燈籠似的柿子,幾只嘰嘰喳喳的麻雀已經出來覓食。徐徐升起的炊煙飄向遠遠的天空,如同飯桌上熱騰騰的霧氣將香味傳得很遠很遠,會不會也飄向了常州,將家的味道也傳到我們小家的飯桌上。婆婆已經在廚房里忙著燒火燉羊肉羊骨頭,笑著說這大灶頭做飯才香。起床最晚的我們剛吃完早飯,簡單收拾了下,趕集買菜買年貨的公公已經回來了,卸完了東西,嬸嬸們也穿好了圍裙過來幫忙,而男人們在炕房里已經支起了小桌子打麻將。我也穿著罩衫,加入做菜婦女幫,聽著她們拉家常,看著她們手腳利落的洗涮切、燉煮炒,如同魔術師般變出各種美味的菜肴。婆婆總是心疼我,不讓我碰冷水洗菜洗鍋碗,也不讓我抬著胳膊切菜,只讓我坐在灶頭前,看著火不滅,剝剝蒜就可以了,嬸嬸們都戲笑婆婆不疼閨女疼兒媳。妯娌婆媳因著做飯這件事情一起干活,拉近了關系,拉進了親情,少了些輩分拘謹,多了些融洽輕松,開些個小玩笑,也就忘了做飯的辛勞。我的丫頭回到家,如同老虎歸山、猴子回林,和哥哥姐姐弟弟們瘋玩得找不到蹤影,田野里帶狗追鳥,河邊上撇石子打水漂,水泥路上扔著摔炮啪啪響,回家第一天還是干干凈凈的城里小姑娘,第二天已經是臟兮兮的鄉下娃。大人們正在做飯,一群小搗蛋瘋玩了半天,聞著飯香闖進廚房直叫喚餓、餓、餓。婆婆找了個大碗各樣菜夾了幾筷,再拿兩個饃饃讓娃們先墊點肚子。估計這是孩子們吃飯最歡的時候,這個說燙、燙、燙,那個說香、香、香,還有的沒搶到叫喚著我也要、我也要。他們就如同我們小時候,一起玩一起吃一起睡一起長大,兄弟姊妹的情誼在這一起打打鬧鬧、吃吃喝喝的日子里越聚越深。長大后,他們會各奔東西,他們會有自己的家,他們會有自己的人生閱歷,但是只要相聚一起,哪怕白首銀發,也能如同幼時般開心快樂。這份家人團結團聚的溫馨快樂會引導著他們一直勇敢地往前走、往前走。
       飯菜準備妥了,可以支桌開飯了,天氣好在院子里,天太冷,就在堂屋里,人多,只能支兩桌,桌子還有點小,坐不下,等幾個娃吃兩口撤了,我們大人才能定定心心地坐下邊吃邊說話。羊肉湯一人一碗,燙好的粉絲一份,鋪上一層撕好的羊肉,放些香菜蔥絲,配兩勺辣椒油,澆上熬煮好的羊肉清湯,再稍加些米醋,成了。這一碗香辣酸爽的羊肉湯讓常年不在家的我們都不想再回常州了。滿桌子的菜一般是八涼八炒四個燉或者六涼六炒兩個燉,沒有特別的數量規定,只是涼、炒、燉各樣都是個雙數,討個吉利,燉的數量最少,因為耗時最長。老家的特色菜有扦子、知了猴、拔絲、地鍋雞、老豆腐燉牛肉等等。開吃了,男人一桌,女人一桌,上了大學的大男孩也被叫到男人那一桌,奶奶也在那一桌,她是我們家最威嚴又最慈祥的長輩。這種代表著大男子主義的分桌安排,經過歲月洗禮如今只留下了形式。女人和男人一樣重要,都有著平等的靈魂。前兩年,奶奶疾病纏身,不幸而去,每到家里聚餐我們總會念叨著她,特別是除夕,萬分思念,我也十分思念這位有威嚴有智慧又有慈悲胸懷的老人家。男人一桌少不了白酒,有時候還帶著啤酒。幾杯酒下肚,男人們話也放開了,說說現在,聊聊打算,回憶回憶過去。爺爺說著以前大集體生活艱難以及養娃的不容易,希望小一輩珍惜眼前生活;奶奶提醒著和睦團結才能家和萬事興;爸爸叔叔們說著掙錢時的趣事和打算,相互商量提點;老公是他們這一輩最大的,會聊聊社會和學校的區別,叮囑出門在外一定要認真踏實。女人這一桌的主題基本上是孩子、家長里短。在外工作的目前只有我,有時候我也會說說常州的趣聞趣事,說到吃,她們理解不了沒有辣椒、花椒的菜怎么會好吃。
       飯畢洗洗刷刷,婆婆嬸嬸也會趁著這過年最輕松的時候支起麻將桌,只會簡單碼牌的我常被拉去充人數,想當然常常輸錢,不過想著她們能舒心地玩上幾天,我也是很愿意的。到了晚上,吃完飯,我們一起在門口放鞭炮、放天燈,抬頭望著黑漆漆天空里的璀璨煙花和越飄越高的燈火,總覺得明年會更好,明天會更幸福。
       過了初六,我們就要收拾東西準備回常州,這個時候公婆如同千萬家的父母一樣,總覺得我們帶的東西還不夠,包里被我們拿出來的東西又被放進去,爺爺也恨不得把他家的東西都讓我們帶著。父母在,不遠游,游必有方,等我們有足夠資本就回來給你們養老。我們獨立自主,不啃老的拼搏著,就是為了能讓你們自豪和自由地生活,也希望影響著下一代能成長為獨立的樹,不畏風雨,傲然向陽。(孟凌麗)

讓世界見證我們的精彩

版權所有:常州電站輔機股份有限公司 企業郵箱
廠址:江蘇省武進區高新技術產業區鳳棲路8號   郵編:213164   蘇ICP備15024502號

单机版打鱼游戏